保不住了
2021-06-02 10:0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李立)

此时的龚起凤已被打过利凡诺。这是一种强力杀菌剂,可用于中期或后期引产,成功率达95%。

《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疾病诊断证明》则显示,2011年11月1日当天,龚起凤出现在了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计生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证实,当天下午,涟源市安平镇计生服务站周海波、刘祥用、吴谭清也出现在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

吴勇元回忆,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妻子出现咬人、不敢出门等异常表现。

后来,孩子被护士用一个白色塑料袋装好,吴勇平给了一个女护工80元,让她帮忙把孩子埋了。护工告诉他,孩子埋在保家坪沙子塘山顶上,也就是中医院后面的山包,这里葬着许多中医院死掉的小孩,是个集体坟。埋孩子的时候,吴勇元不忍心去看,今年初,他决定去找坟,但当时帮忙埋孩子的护工已经离开中医院,不知所踪。8月2日,吴勇平又上山找坟。他带着记者在山上逛了几圈,没有找到。

8月2日,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就龚起凤是否是被强行押来这一问题,向涟源市中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李银英求证,得到肯定的答复。面对同样的问题,安平镇镇长易忠儒则表示:“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必须要搞的。”

吴家振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讯息是涟源市中医院一份纸质的引产记录,上面标明他的体长是35厘米,状态是死亡。

吴勇元称,自己发现妻子消失后,立即跑到楼下,看到妻子被人拉上了一辆灰色面包车。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寻访了事发地的一些居民,终因时间已久,没人记得这些细节。

吴勇元夫妇是涟源市安平镇人,夫妇俩在涟源市区做小生意,租住在涟源市工农路35号3楼的一个出租房内。第二个孩子出生前,吴勇元已经为他取好了名字:吴家振。但一场变故终止了这个计划。

吴勇元回忆,2011年11月1日中午3点过,他在出租房内洗澡,出来后发现刚刚还在家的妻子不见了,四处寻找未果,直到下午6点,才知道妻子在涟源市中医院。

在塘山顶上,吴勇元望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坑叹气,不知哪个下面是自己的孩子,他只知道它们下面都是孩子。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痛了30多个小时后,到11月3日4时,孩子终于出来了,后被放在产床下面的一张垫子上,吴勇元木然地盯着这个孩子,龚起凤嘶声哀求到:“勇元,你去抱着呢”。吴勇元这才回过神伸出手。接生医生郭如平赶紧阻止,“那个注射了药物的,要不得了”。

今年8月1日,在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陪同下,吴勇元在在安平镇计生服务站又见到了周海波,指责他强制让妻子引产,周海波也指着吴勇元大吼:“那么多干部在场你不提,只提我,如果我工作丢了,我要找你算账,我要以我个人的名义报复你。”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龚起凤开始出现剧烈疼痛。吴勇元回忆说,妻子痛得不行时就大哭,不能哭了就喊“勇元,我受不了了”,声音都嘶哑了。吴勇元去问医生,有没有不痛的办法,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只能痛出来”。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8月5日报道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元见到了已经死亡的孩子,后者被护士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

一年多来,吴勇元一直在上访,他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希望当地政府给个说法。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今年6月14日,龚起凤被鉴定为处于幻觉妄想状态。邵阳市脑科医院则诊断龚起凤患精神分裂症。

吴勇元火速赶到计生服务站,得知妻子已经被送到中医院引产。他问周海波,“我的孩子还保不保得住,我交罚款”。周海波说,“不要你的罚款,保不住了”。吴马上赶到中医院。但为时已晚,妻子已被注射利凡诺。

当天,龚起凤在计生服务站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宫内孕7个多月,胎儿为活胎”。诊断证明上,该服务站建议龚起凤外院手术,并有“干部吴谭清证实”的手书签字。记者在安平镇发布的一份文件中,证实“吴谭清”确为该镇政府工作人员。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imhforum.com网赌正规实体赌场平台_365投注网_巴黎人网投娱乐_ag投注漏洞版权所有